第344章 回家

 热门推荐:
    与此同时,上了班车的人又看到了这辆gl8,大多数人对它并不感兴趣,但搁不住有些人好奇心重。

    夏泽凯这回一直在原地等着,又没有挪动地方。

    有人就在班车上看到了他的模样,然后指着他说道:“咦,那不是罗经理她对象吗,老齐,你上次不是说眼熟吗,你快点看看。”

    被称呼老齐的人立马站起来换了个靠窗的座位,他油乎乎的脸贴在车窗玻璃上,印出了一个不规则的圆形,过了一会儿,他说:“越看越面熟,我想想我在哪里见过他来着?”

    “是不是你们小区啊,还是在什么地方?”有人提醒了他一声。

    但老齐摇摇头,说不清楚。

    他们小区号称上万口人,他连自己那一栋楼里的邻居姓名都没记清楚,也就是相互打个照面,或者点头笑一笑,又哪里能记得住其他人。

    班车动了,他们坐的这一辆班车是往市里走的,班车经过夏泽凯的gl8时,老齐还一直盯着夏泽凯看,正巧夏泽凯也扭头看了他们这辆班车一眼,正面对视的时候,那种熟悉感总算想起来了,忍不住喊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他是谁了。”

    旁边的同事赶紧问道:“谁啊,你说说。”

    “他以前在我们小区里租了个车库卖溶豆的,对,就是他,我记起来了,我还去他那里买过溶豆呐!”

    老齐家在林奥小区住,他以前去给他儿子买溶豆吃的时候,见过夏泽凯,但夏泽凯后来就从台前走到了幕后,他也就没再见过夏泽凯了。

    要说夏泽凯叫什么名,他还真不知道。

    他也没想到那个租他们小区车库卖溶豆的男人竟然是罗经理的对象。

    “齐哥,什么溶豆啊。”旁边问话的是个小青年,听到这名字,就知道是零食,但他没听说过啊。

    老齐用手比划着,说道:“就是小孩子吃的一种零食,主要用配方奶粉为原材料做的,再加上其他的酸奶、淀粉、鸡蛋什么的,我儿子可爱吃了,就是有点小贵。”

    这一下子,班车上的几个人就顺着这个话题聊开了。

    到了后来,前边家里有孩子的,也给他们孩子买过溶豆的,一听到这个东西,也跟着加入了这个意外挑起的话题。

    夏泽凯带着俩闺女还在车上等待着,他不知道自己被人给认出来了。

    不过认出来也无所谓,他又不是见不得人。

    丫头她们俩等的有点无聊了,夏泽凯就开始给她们讲故事,小姐妹俩听得入迷了,这才稳巴下来。

    罗希云手里提着个包包出来的时候,已经五点半多了。

    一起往外走的还有供应链的经理张开年,以及产品开发的经理赵友方。

    他们一边说着公司明年产量翻倍的事,一边说着齐佳慧今天下午给他们开的这个会,张开年也有怨气。

    公司规划的时候没有预料到会发展的这么快,公司的仓储区域小了,再加上爱得利是存储式发货,这就造成了产品存储多了以后,没地方放。

    放到外边,就得风吹日晒雨淋,久而久之,产品就因为各种原因破损了,但这个破损最后还会归到仓储这边,也就是落在了他张开年的头上。

    “计划那帮人想一出是一出,工厂什么情况都不了解,硬件配套设施都不全就要加产,真是脑子进水了。”张开年唠叨开了。

    罗希云想着她这边下一步要采取什么措施,一时之间有点走神了,就没注意听张开年说了什么。

    倒是赵友方说道:“张经理别抱怨了,想办法解决吧,实在不行就抓紧提项目方案啊,先建两个临时仓储不就行了。”

    给张开年提完建议后,他叨叨:“最难的是我这边,明年要开发六到九款新产品,我怎么做?”

    “哔哔”

    夏泽凯看到他老婆出来了,摁了两下喇叭,把走神的罗希云给叫回神来,也让张开年和赵友方二人注意到了他。

    罗希云看到她老公了,就不再纠结齐佳慧开会的事了,说道:“我老公来接我了,张经理,赵经理,咱们改天再讨论。”

    夏泽凯还朝他们俩摆了摆手,接着调头走了。

    张开年瞅了一眼,说:“那就是罗经理的对象啊,没想到长得还挺帅里。”

    “嗯,确实。”赵友方点头,夏泽凯确实长得一表人才。

    ……

    “媳妇,我今晚上带你们娘仨去齐城饭店吃顿好的。”夏泽凯语气里就洋溢着高兴。

    罗希云这会儿心情还是不大好,她对吃什么都无所谓,就说道:“随便吧。”

    “怎么了,这是开会的时候又给你出难题了?”夏泽凯猜了个七八成。

    罗希云把开会的时候发生的事说给了她老公听,夏泽凯听完后,毫不在意的说道:“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你这么一说,我就看明白了,你们这个齐总经理典型的以结果为导向。”

    “不过她还挺霸道的,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是不是这样。”夏泽凯做了个总结。

    罗希云承认她老公说的很对,总结的也很到位。

    到了齐城饭店后,桐桐一直抱着肚子嚷嚷着饿了,罗希云也就不想公司里的那点破事了。

    夏泽凯今天挺干脆的,上来就点了几个齐城饭店的特色菜,眼看着他还要点,罗希云赶紧喊住了他:“泽凯,你今天有毛病啊,点这么多菜又吃不了,你这不是浪费钱吗。”

    “媳妇,没事啊,咱刚挣钱了,多点几个,吃不了就打包带回去。”夏泽凯自然而然的说道。

    这年头都爱惜面子,真正打包的还没几个,但夏泽凯对打包带走很熟练了。

    她问:“你又挣了多少钱?”

    “嗨,这不是刚算完账,我那公司截止到上个月的利润算出来了,差不多有900万的样子,这可都是缴完税的,你说是不是挣钱了。”夏泽凯说道。

    罗希云听到后都惊呆了,她问:“泽凯,你说的是利润?利润?”

    她着重强调了两遍,问道:“怎么这么多啊?”

    “卖儿童马桶啊,一个小马桶的纯利润都能有四五十块钱,媳妇,我一天走单两千多个,你说我能不挣钱嘛!”夏泽凯感慨。

    他随后说道:“不过也就是吃这一波刚上市的红利了,等明年开始就白搭了,到时候肯定要薄利多销,走量为主了。

    罗希云才不管那个,她高兴的说道:“挣了这么多啊,那今天晚上确实要多点几个好菜,正好心情不顺,今天晚上放开胃多吃点。”

    从齐城饭店回来的时候就快九点了,丫头和桐桐有些日子没出来玩了,她们俩都兴奋地不得了,这会儿也不困了。

    临走的时候,夏泽凯还是把剩下的菜给打包了,连齐城饭店的服务员都很惊诧,她们很少看到这种‘有钱人’过来吃饭的时候还会打包带走的。

    回到家的时候,兴奋劲过去后的小姐妹俩就开始犯困了,先给她们俩洗漱完,哄着她们睡下后,两口子这才分别洗澡,也早早的睡着了。

    ……

    与此同时,在济城肿瘤医院里住院的夏善德老人也开始做化疗了。

    刚开始做,他就出现了很严重的副作用,恶心、呕吐,本来稀疏的白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掉头发了。

    做化疗的第三天,夏卫城和夏卫国兄弟俩一商量,干脆把老父亲剩下的头发都给剃光了,省的老人看着掉落的头发发呆。

    “爹,你感觉怎么样啊,哪里不好受,你就给我说说。”夏卫国心疼的很。

    看着老父亲苍白的脸色,以及脸上时不时一闪而过的痛苦之色,他心里也不是个滋味。

    要是能够替代,他甘愿代替老父亲承受这些痛苦。

    夏善德反而不在意,他刚呕吐完,漱完口后就不在意的摆摆手,说道:“没事,我好着哪。”

    又坚持了两天后,第一次的治疗总算是结束了,接下来可以休息两周,然后再进行第二个周期的治疗。

    这种治疗周期要五到六个,到时候再检查一下看看情况。

    不过就这5天的治疗,夏善德的身体看起来就很差劲了。

    夏卫城有些担忧,他轻声询问老父亲:“爹,你还觉得哪里不舒服吗?不好受就给我说。”

    夏善德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他晃着手腕,说道:“我挺好,卫城、卫国,你们可别再给云飞和泽凯他们打电话了。”

    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是不想让几个孙子为自己担惊受怕。

    治疗完了以后,廉医生还特意叮嘱他们:“病人现在刚化疗完,身体各方面都很虚弱,你们把病人接回家后就好好修养,但是一定要记住千万不能让他生病,要不然就麻烦大了。”

    夏卫城和夏卫国兄弟俩听完后,赶紧点头,表示肯定要照顾好老父亲。

    等廉医生走了以后,他们兄弟俩就开始商量起来了。

    夏卫国的意思是把老父亲接到周城跟着他一块住段时间,也让在老家操劳了一辈子的老人跟着他去‘城里’享享清福。

    但夏卫城不同意,他说想把老父亲给接回老家休息,方便,还说家里已经安装上暖气片了,比在城里住着还舒服。

    最后还是老人自己下的决定,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