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诸天从功夫熊猫开始 > 第一百一十章:那个小白脸的下人死定了

第一百一十章:那个小白脸的下人死定了

 热门推荐:
    见到江明昊看向自己。

    因为不知道他的底细,岳不群客气点头打招呼。

    实际上他不仅是对江明昊如此,这大厅里不管是寂寂无名,还是声名不甚清白之徒,只要过来和他谈话,他都丝毫不摆出华山派掌门,高人一等的架子,反而非常客气礼貌地交谈。

    这也是君子剑之名能名传江湖的原因!

    江明昊亦是点头回应。

    说起来他也算和华山派有点渊源,因为崂山派祖师孙玄清是龙门派第四代弟子。

    龙门派便是道教全真派,而华山是由全真七子之一的郝大通所创立,如果按照辈分来说的话,江明昊也算是岳不群等人的祖师。

    只不过这个世界的华山派是武侠门派,并不能是道教门派。

    倒是华山上面还有很多不练武只修道的道士,毕竟华山这么大,华山派不可能真的全部占据。

    “上次多有得罪,都是误会,还未请教兄台如何称呼?”

    这时旁边令狐冲的声音继续传来。

    旁边其他华山弟子也是随之看过来,就连岳不群也是悄悄竖起了耳朵。

    毕竟这么一个面貌俊朗,气度不凡的青年才俊,他心中也是好奇得很。

    “在下霍剑桦。”

    “原来是霍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身上突然有一股凉飕飕的感觉,不过令狐冲还是微笑着和江明昊打招呼。

    “霍剑桦!”

    “好有韵味的名字……”

    岳不群亦是仿佛咀嚼这三个字,可是翻遍脑中记忆,却也找不到江湖上有一个姓霍的这么出众的年轻人,就连姓霍的名人,江湖上也少之又少。

    “难道西北霍家庄的人?”

    就在岳不群心中疑惑江明昊来历的时候,刘正风的金盆洗手大典已经悄然开始……

    今天受刘正风邀请前来的人不少,除了五岳剑派的人之外,还有一些江湖上有名声的人。

    列众宾客,济济一堂,分坐两边。

    刘正风是一个国字脸,浓眉大眼的中年男人。

    穿着一身黑色直裰,站在大厅中央。

    “弟子刘正风,蒙恩师收录门下,传授武功,未能光大衡山派门楣,实在惭愧……”

    对着师傅的遗像发誓,断剑以表退出江湖的决心。

    做完这些事情后,刘正风来到一个黄铜打造的金盆前。

    正要将双手插入金盆之中,突然外边传来一声大喝。

    “且慢!”

    众人循声往外面看去。

    只见一群穿着红色嵩山派服饰的嵩山派弟子,在嵩山派「大嵩阳手」费彬的带领下闯进来。

    费彬手上还拿着一根五彩旗帜。

    看到费彬刘正风忍不住目光一缩,心中不知怎么地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

    “刘师兄,小弟受左盟主之令,请刘师兄暂时将金盆洗手大典押后!”

    “左盟主此举正好……”

    见费彬带着左冷禅的命令而来,本就对刘正风金盆洗手感到惋惜的定逸师太,当即起身劝解刘正风,希望他能不要退出江湖。

    不过刘正风为了能和自己的知己‘曲洋’比翼双飞,心意已决,又如何是她能劝得动的!

    “刘某头可断,意不可屈!”

    和费彬打了几句嘴仗,见费彬咄咄逼人,刘正风当即想要一意孤行将金盆洗手大典进行下去。

    不过费彬早防着他这一手,直接将金盆掀翻,让刘正风想要金盆洗手的计划彻底流产,并且还趁机打了刘正风一掌,让他受了点轻伤。

    “走,走……”

    正在两人对峙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吵闹声。

    几个嵩山派的弟子,压着刘正风一家妻儿老小从后堂走出。

    看到这一幕,刘正风顿时目光一缩,厉声呵斥道:

    “你们嵩山派,未免欺人太甚……”

    “……想要对付这里的英雄豪杰,未免尚嫌不足!”

    刘正风企图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压制费彬。

    可惜费彬早有准备,并没有被他的威胁吓到,反而一步一步将他引入设计好的陷阱。

    “不错,曲洋曲大哥,在下不仅相识,而且还是在下这一生之中,唯一的知己……”

    “唉!”

    看到刘正风这一做法,江明昊心中忍不住微微摇头叹了一口气。

    倒不是鄙视刘正风这一做法,单纯是为一个做事有守则的人即将逝去而感到惋惜。

    虽然刘正风这种做法在今人看来很迂腐,但其实只是今人见多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忘记了还有“生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舍生而取义者也!”

    刘正风只不过是追求了这个时代的精神追求,对友情忠诚,将生死度外,成全自己和曲洋的君子之交。

    这种为了精神追求不要命的做法,是很难得的。

    当然这不代表刘正风就没有做得不对的地方。

    他为了成全自己和曲洋之间的友情,不顾家人徒弟的生死,这一点上他没有尽到一个师父的责任,没有尽到一个丈夫的责任,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

    正好符合了那句,世间难有两全其美之事!

    而且他作为江湖人一样是满手血腥,算不得品德高尚。

    江湖事江湖了,江湖子弟江湖老!

    如果他经常做好事,善名远扬,江明昊会毫不犹豫出手救他一命。

    但现在是五岳剑派之间在做权力利益斗争,那么江明昊就不会出手。

    享受了那么久的江湖高地位福利,现在想要金盆洗手退出来,哪有那么容易,欠债是要还的!

    这时另一边

    刘正风挟持着费彬。

    丁勉挟持着刘正风的家人。

    气氛紧张到了极点,大战一触即发。

    “少爷!”

    江阿生低头看向江明昊。

    谁都不想有一天,自己家破人亡。

    他作为一个同样有家庭的人,更是看不得这种祸及家人的场面。

    所以他想出手了!

    “去吧。”

    江明昊也有家人,感同身受,最后直接同意了江阿生的请求。

    毕竟刘正风的家人是无罪的。

    “是,少爷!”

    江阿生身形一闪,瞬间从江明昊身后消失。

    正挟持着刘正风家人的几个嵩山派弟子,只感到手腕一痛。

    下一秒,兵刃掉落,手上挟持的人也随之消失不见。

    “是谁?什么人敢插手我们五岳剑派的家事……”

    突然发生的一幕,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

    待看到是江阿生后,众人更是一片哗然。

    “这人不是刚才那个小白脸的下人吗?”

    “他的身手好快,我还以为只是一个普通人呢!”

    “他一个外人居然敢插手我们五岳剑派的内部事务,这下子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