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私房钱游戏 > 第133章:晚宴【求自订!第一更】

第133章:晚宴【求自订!第一更】

 热门推荐:
    厨房里。

    三个男人忙前忙后的准备着晚饭。

    其实,厨房里的这些事儿,徐浩政就算不用人帮忙,只有自己,也是完全能够处理的过来的。

    就好像上一次,在老爷子家里的时候,老爷子就算不把江鸿叫进去打下手,也照样能够做出一模一样的一桌子菜。

    现在,之所以让江鸿父子俩进来帮忙,帮着一起忙碌。

    只是为了拉近关系,互相多说两句话而已。

    厨房的事情看起来非常的忙。

    但徐浩政这种后厨好手,能够将一切事情安排的有条不紊,在忙的时候也不会乱了分寸,更不可能缺少任何重要的步骤。

    好的厨师,头脑清晰,做事严谨,有条理性,这是必须得。

    否则,在哪里稍微有一点点的差池,就非常有可能导致,味道出现偏差,做出来的饭菜味道不能如人意。

    味道,是厨师的最高追求。

    不过,有了江鸿父子俩在旁边帮着打下手之后,倒是的确能够帮着的徐浩政做不少的事儿,加快做饭的速度。

    增加效率。

    所以晚饭时间,就这样提前了一个钟头。

    原本徐浩政准备的是在下午六点开饭,而现在才刚刚五点,满满当当一大桌子菜,就已经端上了圆形的饭桌。

    在江鸿和徐婉的家里,有两张餐桌。

    一个是客厅靠近楼梯一侧的长桌,真要是围起来坐,大概能坐二十几个人,适合一大家子人坐到一起,或者是很多好友一起开party。

    还有一张折叠型的圆桌,一般人少一些的聚会,都是坐圆桌吃饭的。

    上次老孙老付他们来的时候,那个四家聚会,就是大家围绕在圆桌周围一起吃饭喝酒、交谈的。

    另外,顺带提一句。

    平常江鸿和徐婉吃饭,不会放圆桌。

    要么就是在长桌吃饭,要么就是在半开放式厨房的平台上面吃饭。

    今天这一顿晚宴,就是在圆桌上面吃的。

    大家围绕着一圈,六个人,并不显拥挤,同时也能够保持着非常好的吃饭氛围。

    餐桌上面,高低错落的摆放着各样的餐盘。

    上面色泽鲜美饭菜琳琅满目,简直让人看花了眼。

    徐浩政不愧是囊括众家之长的徐家菜出身,餐桌上的饭菜,并不局限于某一种地方菜系的菜色。

    而是融合很多种菜系、很多种菜的完美融合。

    将各地的地方菜色,都给融合到了一起。

    主要以鲁菜、川菜、粤菜和浙菜为主,但却也不仅如此。

    真的是融合了各大菜系的优点,再加上徐浩政自身多年做菜,融会贯通下来的经验,最终拼组成了一桌非常丰盛的家宴。

    有鲁菜代表的糖醋鱼、汤爆双脆。

    还有川菜代表的水煮肉、浙菜中的虾爆鳝背和徽菜的黄山炖鸽等等。

    另外还有白切鸡、九转大肠等等……

    荤素搭配。

    天上飞的,地上走的,草壳里蹦的,水里游的,几乎应有尽有。

    不仅确保了外在的美感,而且各种菜色的味道融合在一起,那种对视觉和五感的强烈冲击,根本就不是简简单单用三言两语就能完全说清楚的。

    江鸿虽然能够明显地感觉出来,这次这桌饭菜,和上次徐老爷子做的那桌饭菜,有着很明显的不同。

    但却并没觉得,徐浩政的厨艺就比徐老爷子差。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一盘九转大肠,无论是徐老爷子做的,还是徐浩政做的,在外观上看起来,都是完全不一样的。

    摆盘、装盘,再到颜色、色泽,以及闻上去的味道。

    都有一些出入。

    如果是不会细细品味的人,可能会觉得二者之间没有什么差别,就都很好吃就完了。

    但真要是细细品味的话,徐浩政和徐老爷子在用料上、在制作上,有一些非常细微的不同点,决定了二者的味道绝对是不一样的。

    这并不能说明,徐浩政的厨艺就逊色。

    而恰恰说明,徐浩政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是青出于蓝了。

    江鸿从徐婉的口中了解过,徐家传承,所有孩子都是从童子功开始下功夫,磨练厨艺。

    但是,每个人学习的都是最最基础的那些,火候、各种调味料的使用、刀工等等。

    和一般的厨师需要学的东西,没有什么两样。

    然后,师父会直接拿出一本自己写的菜谱,给后来的所有传承者去照着做菜。

    通过那些一开始学习的,最简单最基础的知识,结合到这个菜谱之中,去一样一样的做菜。

    在做菜、练厨之中将菜谱上面的菜色,复刻下来。

    但……真以为复刻下来就是结束了?就是完美了?

    实际上,并非如此。

    徐家菜的后传承者,每照着菜谱做出一道菜来,都会由师傅尝过,并进行打分。

    师父早就知道,完完全全按照菜谱做菜,最终的成品会是个什么样的味道,心里有数。

    所以,越接近这个“正确味道”的菜品,给的评分就越低。

    是的。

    味道对了,反而分低!

    这就是徐家菜传承中,最最关键的一步。

    鼓励所有的后来者,去改变菜谱,融入自己崭新的想法。

    当然,这也并不是说,味道做的特别难吃,分就高了。

    这个评分,取决于这道菜色、香、味这三个角度。

    一个真正合格的传承者,就必须要做到,偏离这道菜的“正确味道”,同时还要做的好吃,还要将食材本身的味道发挥到极致,还要保证色香俱全。

    这才是真正的难度所在。

    所以。

    徐家菜非常难以传承。

    因为没有固定的传承。

    徐浩政的大哥二哥,在这方面就做得很不好,从始至终都在盯着菜谱,都在盯着徐老爷子去学厨。

    所以,他们跟着徐老爷子学的再多,学的再好,做出来的饭菜再好吃。

    老爷子也不满意。

    因为这些并不是徐家菜,他们学出来的只是他徐匠国的徐家菜。

    但……

    这么多年了,老爷子一直没有点破这一点。

    因为,这也是要考验悟性的。

    最终,徐浩政杀了出来。

    成为了被徐匠国认可的那个传承者。

    最后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只是因为那一天在做一道清蒸八宝猪的时候,徐浩政改变了粉肉所需用的米,改变了菜谱。

    当时,大哥二哥还把他臭骂了一顿。

    说他怎么能随随便便改老爷子的菜谱呢?

    结果……就是这一点点小小的改变,让徐匠国眼前一亮。

    从那以后,他就对徐浩政委以重任。

    徐浩政也正式开始了长达三十几年的学厨、练厨,在外走南闯北,东奔西走,杂糅各家之长,走出真正属于自己的厨艺道路。

    这是徐家菜传承,不同于其他古老菜色传承的重中之重。

    在很多其他厨道学徒之中,其实有一种说法,叫做“学一位师傅的厨艺,要想真正学会,就得连师傅的错误都学会,才能叫学会。”

    那就是,真正的照抄老师傅的厨艺。

    追求的完完全全的一成不变,保持现在的味道。

    徐家菜却选择了独辟蹊径,宁可冒着自身传承中断的风险,宁肯失去现有的味道,也要保证“新”“变”这两个字。

    这看起来特别不走寻常,但却让徐家菜在遵循自家古老传承的基础上,能够更跟得上时代。

    饭桌上。

    虽然江鸿并不太懂这些菜色,具体都是哪方的特色。

    但就这样看着餐桌上码的错落有致的菜色,口齿生津,不断的吞咽唾沫。

    这真的就是艺术!

    因为,江鸿看出了一个非常细节的地方。

    当徐浩政把所有的饭菜都摆上桌的时候,刚好把每个盘子的位置都给固定住了。

    有的是上下摞在一起的,有的是拼在一起形成一个四方形的,互相错落之下,构成了一个极具艺术美感的拼桌。

    如果要是把所有的盘子都平铺下来,桌子根本就是放不下的。

    可现在,经过徐浩政的这一番摆布,刚好完美的摆下,而且还给六个人留出了放碗筷的空间。

    而且,最最关键的是,所有菜色组盘之后的美感,都没有被破坏掉。

    明明看起来互相遮挡,但所有的菜都能被夹到,也能够将最好看的一角展现出来。

    这一切……就好像提前算计好的一样。

    这让江鸿有些疑惑。

    是不是优秀的厨师,都得是学过美术的才行?

    一道菜,从出锅、组盘、再到上桌、摆盘,这里面的学问好像大大的有。

    而且特别考验随机应变的能力。

    因为这些餐具,这些菜盘子,压根就不是徐浩政自己带过来的,全都是家里现在有的。

    徐浩政对厨房、对餐桌餐具的掌控力,像极了一个老油条对自己私房钱与藏钱点的绝对掌控一样。

    江鸿只能说:绝了!

    他不由自主的拿出手机,先是拍了一张照片。

    但紧接着就看到了vx上被他给遗忘掉的消息。

    【许】:卧槽!老江,你家里做什么呢?怎么这么香啊?

    这已经是一个半小时前的消息了。

    江鸿刚刚一直在跟着老丈人,在厨房里忙。

    乍一看到消息,感觉到有些意外。

    【江】:???

    【江】:你是属狗鼻子的吗?你住在我家楼下哎,到底是怎么闻到的?你这也太吓人了吧!细思极恐哎!

    【许】:不是,我刚刚出门了一趟,结果满楼道飘得都是香味,我顺着香味就找到你家家门了。

    【许】:不只是我好奇呢,你看看咱们楼里的vx群,全都是探讨这个的。咱们楼里好多的吃货,就差慕名而来了,全都在猜测你家今天到底是吃的什么。

    【许】:这也太香了!真的是绝了!

    江鸿还有正事儿,当然不可能关注这些没啥大用的消息。

    随便回了两句,又将刚刚拍的照片发给了许河。

    也就没再关注。

    留下许河一个人对着照片在哪里狂吞唾沫,差点舔屏。

    疯狂的发消息感慨。

    【许】:我********,这也太行了吧!卧槽,今天是啥日子啊?你还有这么高的手艺?

    【许】:卧槽!老江,回头你啥时候请我吃饭,也做上这么一桌,让我也饱一饱口福,我和蓉蓉可全都是吃货呢!!

    【许】:这也太豪华了,那个小青龙,我*……就跟活的一样,肉质看起来也太嫩了吧。还有那个那个雕花,这……我靠!老江,我的口水都快把的咱们楼给淹了!

    【许】:老江,你今天要是吃完了之后,有剩菜啥的,你别客气啊,就直接送上我这来,我就喜欢吃剩菜!真的,特别喜欢!

    江鸿越看越想笑,直接把手机给关掉塞到了裤兜里。

    心说这写书的,打字速度就是快。

    这嘴就跟机关枪似的,半天都不带停的。

    而另一边,江国涛两口子,在看到这一桌子菜,彻底摆上餐桌,并且完全摆好之后。

    一个个全都直勾勾的瞪着眼睛,看着这百般菜品。

    狂吞唾沫。

    如果不是现在场合不对,他们俩甚至也已经是“一句卧槽行天下”了。

    刚刚,江国涛在厨房里帮忙的时候,虽然已经看过每一道单一菜品出炉时候的样子,已经震撼过无数次了。

    觉得那每一道菜,都特别的牛逼,简直就拥有着艺术品一般的精致。

    可现在,将所有的菜品,全都拼在了一张桌子上,摆好具体的位置。

    那整体带来的震撼感,就远远不是刚刚每道菜分着看的那种感觉了。

    拥有极其强烈的视觉冲击。

    就是那种,减肥意志力非常坚定的人,深夜里看到都会直接从床上蹦起来猛干三大碗米饭强烈冲击……

    甚至美到,让人根本不愿意去破坏。

    视觉上,味觉上,都已经达到了巅峰。

    极点!

    六人位置落座。

    江国涛和徐浩政坐在上手位置,刘桂香和陈慧芳则是分别坐在爱人两侧。

    最后的徐婉和江鸿,并肩坐着。

    这个时候,可不是江鸿这个所谓的一家之主应该坐主位。

    现在场合不同,意义也就变了。

    现在那是亲家见面,亲家才是主要的。

    双方家长在上,他们两个则是晚辈,肯定要坐在下手位置。

    有了白天这几个小时的相处下来,晚饭的气氛并不僵硬,非常的融洽。

    再加上,有如此完美的饭菜,作为调剂。

    气氛自然就变得更好了。

    江鸿把昨天那瓶好酒,再度拿了出来。

    今天,徐浩政也没有严格按照徐家先吃菜后喝酒的规矩来。

    毕竟,这不是在徐家。

    而是在江鸿和徐婉家。

    所以直接就倒上了酒,大家边吃边喝边聊。

    而女士那边,则是喝着果汁。

    一桌晚宴,就这样开始了,一直持续了好几个小时,女方很快就下桌了,将阵地转移到了沙发那边。

    三个男人则是继续喝酒吃菜。

    这本来应该是一桌,六个人根本就不可能吃饭的大餐……

    但可能是因为味道实在太好了,大家全都胃口大开,敞开肚子吃,吃到现在,居然那还真的已经吃了七七八八了。

    他们三个就属于是,一边喝酒,一边打扫战场了。

    等他们今晚喝完酒之后,也许饭菜还真能吃的一干二净。

    老江和老徐的关系,经过下午的相处,现在又一喝酒,酒劲儿催上来,那就直接勾肩搭背起来,“兄弟长老哥短”的论道起来,欢乐个不行。

    江鸿全程都是陪酒的,没咋说话。

    只是看着自家老爸和徐婉的爸爸,能够相处的这么好,真的是感觉打心眼里松了口气。

    他还真怕,出什么问题。

    远远的。

    他朝着沙发那边看了一眼。

    却发现徐婉刚好也在朝这边看,两人的视线就这样撞在了一起。

    两人同时会心一笑,随后又转开目光,各自忙着各自的战场。

    大概是八点左右的时候。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大家吃喝都已经差不多了。

    今天这场面,是大喜事儿,老徐和老江没有特别严格的控制着自己的酒量,一切以开心为主。

    但是也没有越过底线,没有真的喝个烂醉如泥。

    毕竟,情况不同。

    今天,当着孩子的面儿,又是亲家见面这么个大事儿,也不能真的完全撒欢,完全放飞自我。

    差不多就得了。

    以后有的是机会,完全可以再约。

    没必要非挤在今天一天,非要把谁给喝到桌子底下去。

    三个人一共分了两瓶酒,一个是老方“热情”的送给许河的那瓶好酒,一个是江国涛带过来的b市那边买的地方酒。

    合起来才喝了两斤。

    江鸿喝的少一点,但老徐和老江一人也才喝了七、八两的酒。

    不算多。

    基本上差不多了,剩下的也就是说话聊天了。

    女方阵营看到这情况,估计差不多,要过来收拾的饭桌子,打扫卫生了。

    正这时。

    就听到厨房那边传来“叮”的一声。

    徐浩政扭头望了一眼,招呼刘桂香。

    “桂香,你去把火给关上吧!那些白菜都给捞出来晾凉一下!把我之前准备好的那些调料都给拿出来。”

    然后就又看向江鸿。

    “那白菜差不多了,一会等凉的差不多了,咱们就一起带下去把酸菜腌上,不能浪费了你那么好的缸啊,哈哈。”

    腌酸菜?

    好缸?

    江国涛听到这样的字眼,眉头微微跳了一下。

    但没多说什么,只是继续扯着刚才的话题,和老徐说话。

    又这样晾了一个小时的时间。

    正好酒菜都解决了,刚好下桌。

    江鸿找了个大盆,将刚刚捞出来的白菜都给装到一起,徐婉在旁边将准备好的腌菜水断了起来。

    徐浩政则是拿着调料。

    江国涛脸上带着些许醉态的默默跟着。

    刘陈二人收拾屋子。

    ……

    拿着腌酸菜需要的一切,跑到储物间。

    江国涛下意识看了看储物间里摆得满满当当的菜以及冰柜,又看向了角落处的腌菜缸。

    微微点点头。

    并没说话。

    其他几人将东西都放到冰柜上。

    徐浩政搓了搓手,拿起酸菜,在隔水板上码了一层白菜,随后撒了一层的食盐和其他调料。

    又码一层,又撒调料。

    如此重复了几遍,直到将一开始准备好的白菜全都给用完了,这才倒入了腌菜水。

    盖过了白菜。

    又最后撒了一把其他调料之后,最后盖上了腌菜缸的盖子。

    江鸿看着彻底被腌菜给堵住的腌菜缸,下意识吞咽了一口唾沫。

    他一开始本来是想准备个隔水的箱子,或者是准备个隔水布,在腌菜之前,先把那些钱保护好。

    现在这一下,将酸菜都给腌了进去,他的可操作空间就没有了。

    真要是按照徐浩政之前科普的那样,腌菜多余的水分会排到隔水层以下,估计他的钱就都会被淹了。

    毕竟那个黑布袋只是不透明,却并不是不透水。

    不过……

    就算钱被淹了,也应该不会破坏掉他的藏钱大业吧?

    反正现在菜已经腌上了,那下面的钱,最早也得是明年腌菜都吃完了之后才会再现天日的。

    他现在可以先暂时放心了。

    唯一比较操蛋的地方就是……

    他以后要是再想做那个三千张10元钱的任务,就得另行再去换零钱才行了。

    不过,这就不急了。

    他的钱,现阶段基本都稳固住了。

    无需他再为这些钱去担心,基本都是短时间内不会再取出来的。

    后续再有其他钱的问题,那就需要再找新的藏钱点了。

    现在这些,已经稳了!

    搞定完腌菜的事儿,两个男人走在前面说说笑笑,看起来酒劲儿有点上来,走起路来都不算是直线了。

    江鸿和徐婉对视一眼,一左一右的扶住了自己的爸爸。

    回到家。

    屋子都几乎收拾的差不多了。

    家里有自动洗碗机,所以洗碗的事儿很简单。

    刘陈二人平时在家里也没少做家务,简单收拾了一下,屋子里就恢复了整洁。

    徐浩政酒劲儿一上来,有点犯困,想睡觉。

    大家就随便决定了一下,晚上睡在哪里……

    昨天晚上徐浩政和刘桂香,就睡在主卧,衣服、洗漱用品啥的也都在,就没有再挪。

    刘桂香扶着徐浩政去睡觉了。

    江鸿和徐婉将次卧让给江国涛两口子,反正早上就已经收拾好了,他们直接去睡客卧就是了。

    本来也到了睡觉的时间,四个长辈都上了年纪,常年都保持着早睡早起的作息习惯,可不像年轻人,习惯随便熬夜。

    江鸿也本以为爸妈应该就这样去睡觉了,今天……估计也就这样了。

    但,酒劲儿中的江国涛突然扭头看了一眼他,紧接着,歪歪扭扭的挤过来,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

    “儿子,有空闲吗?跟爸上楼上聊聊?就阳台,我现在有点酒劲儿,头脑很清醒,睡不太着。吹吹夜风,等酒劲儿过去才能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