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斑,我八岁才开轮回眼,还有救吗 > 132 喝毒鸡汤多是一件美事!喝啊你怎么不……我草全干了?!

132 喝毒鸡汤多是一件美事!喝啊你怎么不……我草全干了?!

 热门推荐:
    几分钟后。

    斑和泉奈抵达。

    但白石等人丝毫不惊讶。

    因为刚才扉间已经把他们过来的全过程,都“直播”给白石等人了。

    看到对面好几个人,但这次自己这边也有人了,斑感到很欣慰。

    自己总算不是孤家寡人了。

    “大家好,这是我弟弟泉奈,和扉间同龄。

    今天他会和我们一起修炼。”

    “你们好,我叫泉奈。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尼桑的大力支持。”

    说着,泉奈向眼前几位“尼桑的部下”鞠了一躬。

    有种老板亲属向创业团队下属鞠躬感谢的意味。

    “哈哈,泉奈你真礼貌啊。

    斑对我的帮助也很大的。”

    白石亲切地笑道。

    眼前的泉奈,看着和他弟弟佐助小时候一模一样。

    “你好,我叫白石,是你大哥的好朋友。”

    其他人相继自我介绍。

    “你好,我叫水户。”

    “你好,我叫扉间。”

    “你好,我叫瓦间。”

    “你好,我叫板间。”

    见大家都认识了。

    白石便把目光看向了他最爱的斑斑。

    那两米不到的娇小身体,仿佛是阴遁妹子查克拉的结合体。

    作为大肌霸阳遁查克拉结合体的他,顿时忍不住了。

    一根鬼藤窜出,缠上斑的身体,直接把他从七八米外拖了过来。

    “斑,我可等你好久了!

    我们开始修炼吧!”

    “等等,达美,泉奈还在这呢。

    你先别这么猴急。

    慢一点,我怕泉奈一时接受不了。”

    斑连忙摆手,表示拒绝的态度。

    也只能这样了。

    至于反抗。

    笑死,根本没法反抗。

    当白石的藤蔓缠上你身体的时候。

    白石对他体内阴遁查克拉的榨取,就已经开始了。

    根本停不下来。

    只希望对方能吸收得慢一点,让他在弟弟面前勉强保住形象。

    太快了。

    他不成体统的样子,会被弟弟泉奈看到的。

    泉奈:“???”

    尼桑这说的是什么虎狼之词?

    被捆绑住了,你倒是反抗啊!

    你那是什么眼神?

    分明是痛并快乐着。

    这么说,你是不想反抗喽?

    那我走?

    还有你现在一副仿佛被掏空的虚弱模样。

    这不是每次尼桑你回来时的样子吗?

    我还以为你是修炼到极限,或者是为族人制造木遁忍具搞的,

    结果你是被一个男人给搞的啊。

    这特么就离谱!

    怪不得尼桑你说要低调,不让我到处说呢。

    也是呢。

    谁天天被一个男孩子榨干,也不会想让别人知道的啊。

    心目中,尼桑修炼狂魔的人设,崩了。

    这种修炼方式,请原谅还天真无邪的他理解不能。

    因为眼前一幕,实在超过了泉奈的理解范围。

    他直接懵在当场,大脑宕机,一时间停止了思考。

    斑确实痛并快乐着。

    痛苦是体内查克拉量被强行榨取。

    快乐是因为在被榨取的同时,白石也通过鬼藤上钻进斑体内的灵丝,向其体内灌入阳遁查克拉。

    一分钟不到。

    白石和斑就完事了。

    别觉得短小无力。

    以白石现在鬼藤十几级能量传输特效的效率。

    几十上百卡的查克拉,也不过分分钟的时间。

    要不是斑说达美慢点。

    要不是体谅斑的身体如娇花一般柔弱,承受不住。

    他一顿大力榨取和输出,三秒不到就能完事。

    现在要的就是速度。

    接下来。

    两人慢慢消化对方的查克拉,强化自己,才是正题。

    恢复思考能力的泉奈突然又想起一个疑惑。

    那个叫白石的家伙,怎么也会木遁?

    虽然只是手指粗细的细小藤蔓,但那分明也是木遁的能力啊。

    木遁不是尼桑的专属能力吗?

    等等!

    泉奈突然想起来,之前尼桑曾说过,回头可以让他也掌握木遁。

    难道尼桑已经掌握了可以把自己的木遁,分享给别人的无敌能力了吗?

    那太棒了!

    这意味着,整个宇智波一族,都有望掌握木遁啊。

    他已经开始期待看到,自己当着千手一族新生一代的面前,使出无敌的木遁时,对方的表情了。

    至于白石和尼桑那容易让人想歪的奇怪互动。

    泉奈则当成是尼桑平易近人,根本没把下属当成是仆人,而是朋友。

    朋友之间,玩玩而已,多大点事儿。

    刚才尼桑说的达美什么的,可能只是玩笑话吧。

    毕竟他们一分钟不到,就完事了啊。

    话说,达美是什么意思啊?

    纯洁如他,真的不懂。

    泉奈接下来的目的,是和尼桑的这些部下,哦不,是朋友好好认识一下。

    毕竟他们都是尼桑的第一批班底啊。

    四舍五入,等于是他的部下。

    泉奈来到两个大肌霸壮汉面前,笑问道:

    “两位叔叔,你们是那个忍族的啊?

    怎么练出如此千锤百炼的一身肌肉啊?”

    泉奈觉得自己真有礼貌。

    “叔叔?”

    瓦间、板间一愣,

    雷鸣般的声音随即在泉奈面前炸响,

    “泉奈哥哥,你在说什么呢?

    我们今年才五岁啊。”

    因为斑救过他们两个,所以板间和瓦间对斑很是感谢。

    连带着,他们对斑的弟弟泉奈也很友好。

    既然泉奈和扉间同龄,那他们确实该喊一声哥哥。

    五岁?

    泉奈看了看对方高自己几个脑袋的大肌霸体型,

    一拳能打哭,不,是打晕自己好久,

    他一句我草差点脱口而出。

    这特么是五岁?!

    想起尼桑临行前的叮嘱。

    泉奈在心里反复告诉自己:

    不要震惊,不要表现出一惊一乍的小喽啰表现,免得抹黑尼桑的高大形象。

    就算震惊,在心里震惊一下就行了。

    千万别惊呼出声。

    泉奈深吸一口气,总算将情绪稳定了下来。

    见两个大肌霸叔叔不回答,反而开他的玩笑。

    泉奈很无奈。

    第一次社交,宣告失败。

    不,我不能放弃,我要继续尝试。

    “那好吧。”

    泉奈略过讨厌的白毛小鬼扉间,来到白石面前。

    这个人看起来好像很容易相处的样子。

    毕竟刚才就夸自己很懂礼貌。

    “对了,白石哥哥,你、你……

    我草!

    你眼里怎么也有写轮眼?”

    斑之前一切的警告,这一刻在泉奈脑海中全部消失。

    泉奈再也忍不住了。

    因为他看到,白石突然瞪出了一对写轮眼,而且还是三勾玉的。

    这、这怎么可能?

    哪怕是在宇智波一族,也只有极少数人,才能开启三勾玉啊!

    白石闻言,也有些意外。

    “哦,我开启写轮眼了吗?

    我就觉得我的眼睛刚才一麻,似乎是升级到了极限。

    没想到终于开启写轮眼了啊。

    让我康康是几勾玉?”

    白石脖子上突然冒出一根深绿色的触手,

    触手顶端长出一颗眼睛,看着他自己的脸。

    然后白石点点头。

    “哦,原来是三勾玉啊。

    一开眼,就是三勾玉。

    看来我还是挺厉害的嘛。”

    第一次接受斑的阴遁查克拉,他就觉得双眼一麻。

    结果那只是一麻,根本没卵用。

    就这样,麻了一年。

    这一天,他终于麻到了极限,迎来了质变。

    看来之前的猜测可能是真的。

    每个忍者,或者至少是他,体内都有着大筒木辉夜的全部基因,

    理论上是可以开启白眼、写轮眼、轮回眼等等所有血继限界的。

    因为控制有些特殊血脉的基因片段呈现隐性,所以才无法表现出来。

    但只要给予足够的刺激,就能让隐性变回显性,然后觉醒相应的血脉能力。

    比如他,一个千手一族的人,居然觉醒了宇智波一族才有的写轮眼血继限界。

    这便是最好的证明。

    可泉奈一看到那触手,还长出眼珠子,吓得直接退后好几步。

    这也太吓人了吧!

    如果只是单纯的触手和眼睛,倒是没那么可怕。

    毕竟他可是忍者,是见过生死的。

    但那眼珠子,刚才居然还狠狠瞪了他一眼。

    那目光,只是看他一下,他就仿佛看到了世间最可怕的东西。

    这绝对不是人类能拥有的能力。

    那是人类根本无法直视的大恐怖。

    心中的那份恐惧,吓得泉奈结结巴巴问道:

    “你、你到底是什么玩意?”

    闻言。

    白石还没开口。

    他脖子上立即又钻出几根碗口的幽绿色触手,嗖的一下凑到泉奈跟前,

    触手顶端长出一张巨嘴,冲着泉奈就恶狠狠道:

    “我是人啊!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这话一出。

    斑和水户都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

    虽然相关记忆已经封印了。

    但他们还是被这熟悉的话,勾出了曾经被白石非人形态支配的恐惧。

    泉奈:“……”

    你特么哪一点算人?

    是你脖子上那几根触手上长出的拥有四排锯齿的大嘴,

    还是那几根粗大触手上密密麻麻长出的大眼珠子?

    “出来干什么呢?

    快给我进去!

    这不是吓坏人家小弟弟吗?”

    白石狠狠地给了触手上几张大嘴一巴掌,

    揪住触手就往自己脖子上按,直接把它们全按回了自己的身体,

    然后白石一脸歉意地看着泉奈,

    “抱歉,吓到你了。

    别害怕,它们其实没有什么坏心思的。

    它们只是见不得别人骂我。

    你啊,在我面前多说点好话。

    只要别惹我生气,就没事了。”

    看着白石那单纯无邪的笑容,

    泉奈只觉得一股森然的寒意,一点点弥散开来。

    不是。

    这人是怎么回事啊?

    话说,他是人吗?

    本来还觉得他很友善的。

    但现在我怎么觉得,他才是最可怕的啊。

    “好,我知道了。”

    泉奈赶紧再次后退几步,这才有安全感。

    也只能想象对方和自己一样都有写轮眼,都是同族,才能安慰一下被吓坏的小心肝了。

    “对了,白石大哥,可以告诉我,你是哪一个忍族的吗?

    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非宇智波一族的人,能开启写轮眼的。

    而且一开就是三勾玉。

    虽然不如尼桑,但也超过绝大多数的宇智波一族的了。”

    “不如你的尼桑?”

    白石无语。

    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斑这个扑街仔。

    和他互相补魔足足一年,才从一勾玉升级到三勾玉。

    这慢得也是没谁了。

    怎么在他弟弟眼里,自己一开眼就是三勾玉,还不如斑了?

    斑回去到底是怎么忽悠宇智波一族的?

    “对啊!”

    一提到他无敌的尼桑,泉奈顿时不怕了,

    反而一脸的骄傲,

    “尼桑七岁就开眼,刚开眼就是万花筒。

    这打破了宇智波一族各种写轮眼的升级记录,

    尼桑就是宇智波一族历史上最强的天才。”

    “咳咳,泉奈,别说了,低调低调。”

    斑赶紧跑过来捂住弟弟的嘴。

    别吹了!

    你在知道我弟细的人面前这么吹我,我的尴尬症都要犯了。

    泉奈立即挣脱开来。

    “尼桑你有无敌天资!

    这有什么不能说的!”

    似乎是因为被白石刚才的样子吓到了。

    只有疯狂吹嘘尼桑,拔高他的实力,才能带来安全感足够一般,

    泉奈对斑各种疯狂吹爆。

    斑一脸的古怪。

    他只能用带着哀求的目光,看着知道真相的白石。

    拜托了老铁,

    别拆穿,让我装这个比啊。

    不然我在弟弟心目中的完美形象就彻底回不去了。

    白石点点头,表示懂的。

    哥哥自然不想在弟弟面前丢脸。

    “没错,论开写轮眼,我白石愿称斑为最强!”

    见白石也夸尼桑了,似乎也敬畏尼桑的实力,泉奈只觉得心目中的安全感爆棚。

    他随即摇摇头。

    “不不不,你第一次开眼,就是三勾玉,这也很厉害了。

    对了,你还没说你到底是哪一个忍族的呢。

    其实不管你是哪一个忍族的,都没关系。

    因为你能开启写轮眼,这证明你体内绝对有我们宇智波一族的血脉。”

    “啥玩意?

    宇智波泉奈,你特么在胡说什么呢?!”

    扉间当场就怒了,

    “我大哥是千手一族的未来族长,怎么可能拥有宇智波的血脉?”

    说是这么说,但他语气却没那么坚决肯定了。

    毕竟白石开启写轮眼是事实。

    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真的被吓到了。

    水户和板间、瓦间,此时也是一脸的懵逼。

    泉奈笑着摇了摇头。

    “我说了,不管你是那一个忍族的,都没……

    咦,等等,你说什么?

    千手一族的未来族长?”

    白石点点头。

    “没错。

    我正是千手一族宗家长子千手白石。

    和你大哥斑一样的,我也是千手一族的少族长。”

    泉奈:“……”

    但很快。

    不知是想到了什么,他两眼突然亮了起来。

    “斯巴拉西!”

    泉奈激动得身体都颤抖了起来。

    “不管是哪个叔叔干的,居然能偷了千手一族族长的老婆,简直太棒了!

    我宇智波泉奈,第一次这么佩服一个人!

    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到,千手佛间看到白石你开启写轮眼时,会露出什么样的惊吓表情了。

    哈哈哈哈!

    这、这也太有意思了吧!”

    扉间、瓦间、板间气得都要吐血了。

    这、这不会是真的吧?

    难道母亲真的……

    仔细一想。

    论颜值,哪个宇智波一族的汉子,不吊打老爸啊?

    说不定对方对母亲使出了美男计。

    “这不可能!”

    旋涡水户直接跳出来,气得腮帮子鼓鼓的,超级阔爱。

    “我们旋涡一族的女孩,虽然脾气不好,容易打人,

    但我们只要喜欢一个人,就绝对不会再背叛!

    我们旋涡一族对爱情的忠贞,你们根本想象不到!

    宇智波泉奈是吧。

    我要向你挑战!

    我不许你这么侮辱纱织姑姑!”

    白石抱住就要冲上去一拳打死泉奈的水户,笑道:

    “泉奈是吧,你应该想多了。

    根据我的研究,我们每个人体内,理论上都拥有忍界所有忍族的血脉。

    因为我们的基因,都来自查克拉之祖大筒木辉夜。

    只要有足够的刺激,谁都可能开启你们宇智波一族的写轮眼,或者拥有旋涡一族的小强体质。

    一开始这还是猜测,但今天我能开写轮眼,便证明了这个猜测。

    如果你不信,你可以去看看你大哥的体质。

    其实在我阳遁查克拉的刺激下,他已经拥有了我们千手一族的强大仙人体。”

    泉奈看向斑。

    斑点点头。

    “没错,我确实有了千手一族的体质。

    总不可能我拥有千手一族的血脉吧?

    正是仙人体,才让我在几岁就开启万花筒。

    因为宇智波一族的精神力量和千手一族的肉体力量结合在一起,就能成就六道之力。

    想变强吗?

    宇智波一族和千手一族的力量结合在一起就行。

    这背后,其实涉及到一段上古神话。

    现在的你,还没有知道这些机密的实力。”

    其实主要是他也不敢确定,梦里未来四战中的见闻都是真的,

    毕竟他连黑绝都还没确认真的存在呢。

    “那白石哥哥你……真的不是宇智波的人?”

    虽是问句,但语气已经是肯定了。

    泉奈无语了。

    他昨天还在说。

    如果存在能开启写轮眼的非宇智波一族的人,那他宇智波泉奈愿意叫对方一声爸爸。

    反悔吗?

    反正这事没人知道。

    但身为宇智波一族的骄傲,不允许他反悔。

    那只能叫了。

    “爸……爸。”

    然后泉奈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斑。

    之前他也说过、

    如果宇智波一族中有谁敢在私底下和千手一族的人往来密切,甚至做出这种那种事,

    那他绝对会大义灭亲,当场干掉这种二五仔。

    可现在这么做的,是他最崇拜的尼桑。

    要反悔吗?

    不!

    身为宇智波的骄傲,不允许他反悔。

    那只能干掉尼桑了啊……个屁啊!

    尼桑开启万花筒,实力强无敌,他干个屁啊?!

    “你刚才叫我爸爸?”

    白石一脸无语。

    这孩子该不会是被吓傻了吧?

    泉奈脸红。

    “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白石更无语了。

    这反应。

    和当初斑一模一样。

    这兄弟俩怎么回事啊?

    怎么都叫我爸爸啊?

    难道我长得那么显老吗?

    这时斑赶紧上来进一步解释。

    “其实我和白石在一年前相遇。

    我们将宇智波一族和千手一族的力量结合在一起。

    对我们彼此都带来很大的提升。

    我一年就从未开眼,到开启万花筒。

    要不是白石的帮忙,我根本做不到。”

    “好吧,我明白了。”

    泉奈突然想起了瓦间、板间、扉间这些和佛间类似的名字,

    指着他们,

    “那他们是谁?

    难道是白石的弟弟和叔叔吗?”

    “额,这个嘛。”

    斑也一脸的古怪,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其实他们三个都是白石的弟弟。

    那两个大块头,别看体型大,但其实他们俩还没你大。“

    谁能想到,移植了白石的细胞,会让身体进化为大肌霸体型啊。

    也就他的万花筒写轮眼瞳力和阴遁查克拉够强,这才勉强压制。

    不然他的身体也要分分钟膨胀成大肌霸。

    泉奈呆呆地看向板间、瓦间。

    “真的?”

    板间和瓦间恢复成正常小孩体型。

    “真的。”

    泉奈:“!”

    今天实在太魔幻了。

    他感觉之前所有的经历,都不如今天来得震撼。

    他已经震麻了。

    接下来应该不会再发生什么能让他再震惊的事情了吧。

    没多久。

    “木遁·木蛇之术!”

    瓦间身上窜出一条胳膊粗的触手藤蔓,缠上了一课大树,直接把大树勒断。

    这是白石蓝银皇武魂鬼藤木蛇缠绕的特效。

    仅相当于一级木蛇缠绕的效果。

    但却是瓦间移植白石细胞后掌握的唯一的木遁忍术。

    板间也随即喊道:

    “木遁·蛛网束缚!”

    只见前方有一个正在逃跑的兔子。

    它两个后腿上突然各自长出一只手,把它给绊倒了。

    然后两只手又继续变大,直接一只手一面,正反两面把兔子给包在了里面。

    嗯,这就叫束缚。

    不过板间施展出的蛛网束缚,只有一双手。

    还不如白石蛛网束缚一级十手的特效呢。

    但泉奈看到,则再次惊呆。

    “不是,你们怎么也会木遁?”

    泉奈不知道,自己看到千手一族的新生代,当着自己的面使用木遁,自己是什么表情。

    但那一定很难看。

    板间、瓦间一愣。

    “移植了大哥的细胞,都能觉醒木遁的啊。”

    “你的尼桑,也是这样啊。

    你不知道吗?”

    说着,他们俩扯开衣服,露出匈口白石的脸。

    “嗯?”

    泉奈一愣,

    “我大哥不是自己觉醒木遁的吗?”

    斑有些尴尬。

    “因为真相不好解释,所以我骗了一族的人。

    其实真正觉醒木遁的人,是白石。

    我也是移植了白石的细胞,才掌握木遁的。”

    “那尼桑你给族里长辈的木遁武器,难道……”

    泉奈一脸不敢相信你看着斑,

    “还有父亲和族中其他人的通灵兽,难道不是大哥你吃的,而是白石吃的?”

    斑点点头。

    “对,那些木遁武器都是白石制造的,送给我的。

    那些通灵兽,主要也是白石吃的。

    是我用宇智波一族的通灵兽,帮白石变强了,

    但白石也帮我变强了。

    不信的话,我可以给你展示一下我真正的实力。

    在族中,我一直都没有展示全力。”

    “不用了!”

    泉奈绝望了。

    宇智波一族的希望,居然是千手白石。

    宇智波一族所有人辛辛苦苦抓住的通灵兽,居然被尼桑用来喂饱千手白石了。

    这样残酷的真相,他怎么可能接受?!

    这是对一族的背叛!

    不,尼桑只是被千手白石给欺骗了!

    如果没有千手白石的话,那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了。

    这一刻。

    泉奈做出了一个决定。

    他要杀死千手白石。

    从尼桑的态度便看得出,千手白石实力绝对很强,绝不亚于尼桑。

    硬上是不行的。

    那只能暗杀了。

    比如毒杀。

    不管你实力多强,中毒了,都得死。

    你不是喜欢吃吗?

    那我回头就让你吃个够!

    吃到死!

    泉奈不打算告密。

    只要他毒死千手白石,尼桑再杀死这些人,

    那尼桑的背叛,就没人知道了。

    到时候,尼桑依旧是未来宇智波的最优秀的族长。

    第二天。

    斑和泉奈再次来到死亡森林这边。

    “抱歉,白石geigei,我昨天的态度不太好,

    你不会生气了吧?

    就算你生我的气,也是应该的。

    所以今天我给你熬了一大锅鸡汤,作为补偿。

    马上就好了。

    希望白石geigei你能原谅我。”

    泉奈一番话,茶里茶气的,听得水户想打人。

    “没关系的,我没怪你。”

    白石笑笑了之。

    他压根就没把泉奈放在眼里好吗?

    你会对一只蚂蚁生气吗?

    哪怕那只蚂蚁是你朋友养的宠物,当成亲人养的那种。

    泉奈忙说:

    “不管如何,鸡汤你一定要喝下。

    不然我心里过意不去啊!”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喝吧。”

    有鸡汤喝,有鸡肉吃,不要白不要。

    本着不主动不拒绝态度的白石,当然不会拒绝。

    “那好,我去看看是不是炖好了?”

    见白石上当,泉奈激动地跑开。

    知道白石毒抗可以无视山椒鱼剧毒的斑和水户,压根没多想。

    白石本人也是一样。

    不如说,毒越重,他越是觉得香。

    瓦间、板间的小脑袋瓜子,也看不出什么可疑之处来。

    只有既聪明,又不知道白石毒抗简直无敌的扉间,盯着泉奈的背影,若有所思。

    几分钟后。

    泉奈端着一个大锅,放到白石跟前。

    “鸡汤来了!”

    “这是什么味道?”

    白石嗅觉惊人,一下便闻出不对劲来。

    泉奈心头一缩。

    该不会是暴露了吧?

    “这是什么鸡?味道也太香了吧!”

    本来白石对区区鸡汤,根本不在乎的。

    普通的鸡肉,哪有通灵兽好吃。

    但泉奈熬出的鸡汤,那味道,堪比通灵兽。

    泉奈暗喜。

    白石没发现。

    好耶。

    也是,毕竟是无色无味的剧毒。

    没有什么忍术,能感知到这种剧毒的。

    要是所有人都能喝了这鸡汤,直接干掉在场所有人。

    那就好了。

    至于尼桑喝了,也没事。

    反正他有解药。

    只要在毒发身亡之前服下解药,就能救回来。

    见大家都没人主动喝,泉奈赶紧催促道:

    “这这、这鸡汤都端来了,你们怎么不喝啊?”

    “喝?”

    扉间冷冷道,

    “你说我们敢喝吗?

    有人怀疑你在鸡汤里下了毒。”

    “下毒?”

    白石脸上一喜,

    “真的假的?”

    扉间:“……”

    为什么大哥你一脸期待的样子?

    “是这样吗?”

    斑也看向泉奈。

    这种事,只会破坏团队中宇智波的公信力。

    是他不允许,也不想看到的事情。

    “哈哈,尼桑,怎么可能呢?”

    泉奈当即笑了笑,随即看向扉间,

    “刚才一定是扉间大胸弟在开玩笑呢?

    你说是吧。

    行了,快趁热喝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我再去死亡森林打点野味过来。”

    他待会还要给尼桑服用解药呢。

    可不能中毒。

    “你不能走。”

    白石开口,

    “刚才扉间说的是真的吗?

    你真的在鸡汤里下了毒吗?”

    如果是的话,那就太棒了。

    现在他吃东西,总感觉没得味。

    必须要重口味,才得劲。

    而剧毒,便是能让他感到美味的【重口味】中的一种。

    其他的。

    比如蛞蝓的酸液。

    那种酸酸麻麻的感觉,真的棒。

    还有八咫鸟那可以爆炸的蛋。

    吃在嘴里,微微爆开,蛋液蛋黄在嘴里扩散的爆浆感觉,太棒了。

    所以白石必须得问清楚了。

    如果真下毒了。

    那这美味的鸡汤他肯定不能让给别人。

    如果没下毒,那这鸡汤就很普通了。

    那他就会和大家一起分享。

    刚转身要走的泉奈回过身,又是一笑。

    “白石geigei,你不会相信扉间的胡说八道吧?”

    白石点点头。

    “我信,我很想相信。”

    因为这意味着一锅味道绝美的毒鸡汤啊!

    泉奈:“白石geigei,怎么你也喜欢开玩笑吗?”

    “你要是没放毒,你就把这碗鸡汤喝了。”

    说着,扉间盛了一碗鸡汤,递给泉奈。

    泉奈嘿嘿一笑。

    “扉间,这鸡汤啊,十分的珍贵。

    是我好不容易抓到的一种极为珍贵的野鸡。

    是我特意熬出来,给白石geigei,给千手一族的各位赔礼道歉的。

    要喝,也应该是你们先喝。

    我啊,今天就是个催逝员,怎么能喝这鸡汤呢?”

    扉间笑了。

    “你看你忙活半天,多辛苦啊,喝碗鸡汤算什么呀?

    你要是真不喝,说明你真下毒了。

    当然,你可以不喝,端给你大哥喝,也行。”

    “行,我喝,喝。我喝,我喝。”

    泉奈见大概是瞒不过去了,

    就算让尼桑喝,以扉间的机智,估计还是会让自己再喝一遍的,

    到时候还是个死。

    死两个,不如死一个。

    就当是和千手一族的各位同归于尽了。

    泉奈端起鸡汤,影帝上身,边喝边表演道,

    “哎呀,这喝汤,多是一件美事啊。

    哎呀,啧啧啧啧,不咸不淡,味道真是好极了。

    扉间,你看,我没事吧。喝吧,趁热喝啊。”

    众人都没说话,而是看着身体不停颤抖,明显开始不对劲的泉奈。

    “扉间,你得带个头,你要不带头喝。

    他、他们怎么能、能敢喝?

    诶,都,都、都看我干什么呀?

    喝呀!喝呀!喝!

    快,快,趁热喝,嘿,趁热喝呀!”

    似乎是察觉到自己站都站不稳了,显然是暴露了。

    泉奈心里当场破防,直接变脸。

    “诶!!!

    特么的你们为什么都不喝啊?

    原来……你们早发现了。

    那我也不演了。

    没错,这鸡汤里,我下了毒!

    我就是想要毒”

    他话还没说完,只见白石抱起大锅,吨吨吨直接喝了精光。

    “诶诶诶?

    白石,你在干什么啊?”

    白石接着直接夺过泉奈手上的碗,把碗里剩下的鸡汤也给干了。

    “下了毒,你早说啊。

    早说我全喝了,还有你什么事情啊?”

    扉间、板间、瓦间:“???”

    泉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