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东京剑圣日常 > 067返老还童老怪物

067返老还童老怪物

 热门推荐:
    “咻—”

    雷霆从天幕闪过,自毒岛千冬那倒映于地的影子当中,一抹灰影却是不知何处而出飞速窜走。

    那眼睛一时都无法捕捉的影子瞬间就抵达了那背对着两人的老爷子身后

    “铿锵!!”

    但伴随着空气中一阵爆响的刺目闪光之后,那抹灰影却是倒飞而出,‘嘭’地落在了毒岛千冬身侧。

    双脚在后双手在前,半蹲伏着。

    却是一个全身都被暗色衣服所覆盖,除了脑袋一双眼睛之外什么都看不见,但双手都拿着苦无,依稀能够看出是个女人的神秘人。

    “影村的忍者么···真是的,身为被雇佣的野狗,居然妄图袭击主人,真是不像话。”

    老爷子小小扭回过头来,视线落在那几乎融入到夜色当中、现在一说确实满满忍者之感的女人身上。

    “雇佣我的是现任家主的毒岛信长,除此之外我并不接受任何人的命令。”

    右手握住苦无在不断颤抖着,但女忍者语气却依旧冷静。

    她应该就是被毒岛信长雇佣来保护毒岛千冬的保镖了虽然现在看不清样子,但那天在东京剑道馆旁边多出的那个女人,应该就是她了。

    “爸爸!”

    而直到这突然的冲突起来之后,毒岛千冬才是从刚才那失魂落魄的状态中被些微地拉出,大声喊着地下意识想要踏步过去,却是被绯村一心伸出左手拉住了手腕。

    同时地,他还抬起右手来将木刀转了一圈,却是发出了一声‘铿锵’的金铁之音。

    “啧。”

    “!?”

    直到这个时候,毒岛千冬才发现在场的并不仅仅只有和室当中的两人、内庭当中的三人在和室两边的阴影之处、在屋顶之上,却是站定了好几个身影。

    “轰隆”

    雷霆伴随着雨水落下,光亮却只照出了众人的轮廓,反而将面容那些藏入到了更深的黑暗当中。

    “啪嗒!”

    一枚木制的长针,轻轻落在了毒岛千冬旁边的雨泊当中。

    “刚才谢了,用剑的小子。”

    女忍者从刚才被击退近乎四肢落地的蹲伏姿势站起,双手持苦无地却是没有再试图靠近,而是贴近了被绯村一心拉住的毒岛千冬旁边,明显提防着其他几人地将她护住了。

    片刻前。

    这位从毒岛千冬影子中突然现身的女忍者,突进到那如美术作品般的毒岛信长父子两人身前,想要重伤毒岛老爷子,解救雇主毒岛信长。

    但。

    却是在那个瞬间,和室当中阴影里出现的,那个戴着面具的武士服男人,却向她挥出了拦截的刀。

    一刀就将匆忙用右手苦无招架的她打散架势飞退、甚至还有余裕甩出再一刀想要将她分为两半是绯村一心在那个刹那左手飞出了隐于夜色当中的木针攻敌所必救,让对方停下了原本斩杀的动作,空手接住木针,才留了她一条命。

    而武士服面具男还在接住之后,反手将木针飞了回来,被绯村一心用木刀击落。

    不过,也仅此而已。

    在发出一声不满之后,现在那武士服男人也只是站在双方的中间,明显只是做防御隔绝,没有踏步出来战斗的意思。

    “一、二、三···六个么。”

    没有回应女忍者地感谢,绯村一心眼睛飞动,静念地数着那和室内与屋顶上的身影数量,依旧站在原地,左手抓住毒岛千冬的手不让她挣脱开向前走入那似乎连空气都不一样的领域。

    “千冬,咳、你在那里待着就好。”

    “绯村君,千冬她就交给你保护安全了,让她在那边待着不要过来···事后的话,你要多少钱都会付给你。”

    被自己的父亲钉在墙壁上,毒岛信长还强撑着气地说话。

    向想靠近的毒岛千冬警告了一声,同时向绯村一心叮嘱了一句。

    然后,却是继续重新低下头来,依旧面对着自己的父亲。

    “收手吧,父亲,你这样的方法是无法引领毒岛家的···这种方式只是将毒岛家拖入深渊而已。”

    “依旧只是会说些漂亮的胡话呢,信长。”

    老爷子没有再扭动那手中握着的长刀,但仰起头来望着自己的儿子,语气中还是充满了不屑与高傲。

    “你的方法又如何呢?”

    “不让下一代继续修习功法,退出里世界的争斗只在表面玩着剑道那些过家家你这种方法,才是真的完全不负责任地,将毒岛家逼到灭亡的绝境啊,信长!!!”

    明明是几十岁连牙齿都不剩几颗的老人家,但此刻他训斥起自己的儿子来,声音却如佛钟一般轰鸣。

    “拳,才是权,这才是这个残酷世界的真理!”

    “完全脱离掉家族的立基之本、切割掉与妖斗与人斗的根本力量,现在的毒岛家不过是在看似轻松的道路上不断滑入深渊而已!”

    “只有自身掌握有反抗的力量,那才是无可置疑的真理!”

    松开了手,毒岛老爷子一拳打在了儿子脸上边,将墙壁打出绵延整个墙壁的蜘蛛纹。

    “能将毒岛家交给你,我也能将毒岛家拿回手中信长,你让给你取这个名字的我太失望了。”

    毒岛信长将毒岛家从里世界带离。

    将本应在里世界打死打活的毒岛家完全漂白,进行着剑道宣传以及相关的工作,同样过得有滋有味。

    但这只是一种逃避。

    “父亲···当年我们六大家族、十三个集团支持那个人上位十二神将失败,大家的结局你还不明白么?”

    毒岛信长明明心脏已经被贯穿,但还是艰难地呼吸着。

    呼吸着,为说出话语挤出多哪怕一点的力量。

    只为劝说着自己的父亲。

    “除了自行解体并宣布退出里侧的我出门毒岛家外全被赶尽杀绝,几乎一个不留了啊!”

    让家里人废弃修行,不再参与里世界的事。

    甚至有想要战斗的人都全部直接逐出家门,不再认同是毒岛家的一员。

    仅仅是做着明面上在全世界宣传日本剑道、在剑道行业教导学生、售卖产品这样的事情。

    这便是毒岛信长所做的,不论怎么看都是错误的做法。

    愚蠢得不能再愚蠢的做法。

    但也正因此的原本那十几家支持共主篡上十二神将位置的家族集团里面,只有自断自保之力并在明面扩大名声的毒岛家几乎完好保存了下来。

    毒岛家人,活了下来。

    “那是他们弱小!没有力量!没有赢!”

    毒岛信长被他的父亲抓住脑袋,扒开眼睛地看向内庭里的众多尸体。

    “你看看你领导下的毒岛家的人,现在都是些什么样的废物那些家族的人虽然几乎死得精光,但只要还存有一点火种、只要还有一点机会,他们就能重新光复,并且飞得比谁都要高!”

    “而毒岛家呢?”

    “偏安一隅,自欺欺人,表面上看上去是剑道协会的形象代表,但实际你什么都不是,毒岛家什么都不是,就是个屁卑微地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永远无法站起来,永远无法崛起!只是‘失败的毒岛家’!”

    两代家主,两种理念。

    从支持十二神将的上位失败延伸出的政治清算···如果看不到结局的话,谁都不知道能说到底哪一边才是对的。

    但不论如何。

    政见和统治意见不合也好。

    这场面···对于一般人来说,太过于残忍了。

    遍布在现在整个毒岛家当中,那浓郁得让人想要呕吐的血腥。

    “所以这些没用的东西我全部清理掉了,让错误的种子死去、给予正确的种子以养分,我会重新让原本那个野心满满朝气蓬勃的毒岛家闻名天下信长,明明以你的天赋,本来是绝不可能被我钉在这里的,但就是因为你太软弱了、太害怕了、太犹豫了、太怠惰了。”

    眼睛可能开始逐渐能适应四周的环境,可以比较清晰地看清那漆黑的环境。

    所以看清楚了。

    毒岛老爷子抬起另一只手来,让毒岛信长强行看着那一地尸体的同时,成爪扣住了他的喉咙。

    在绯村一心与那位女忍者都同样惊讶的目光中他那原本不过是个高龄老头的模样,也同时开始了变化。

    发白的头发掉落不断冒出新的黑发来、显得佝偻的身姿吹气球一样挺直地高大挺拔了起来、皮肤的皱纹消失变得光滑、眼睛变得有神、容貌重新年轻···却是让人头皮发麻地,这个老头子转眼间就返老还童成了一个三十出头纤细苗条的帅气中年男人!

    “不论说多少次,我对你都太过失望了,信长。”

    老头子···不、现在应该说是中年帅气男人,他用那从疯狂变得重新磁性的声音,毫不犹豫地继续贬低着自己的儿子。

    明明眼中带着怜悯。

    但是,更多的却还是失望。

    两鬓垂下的乌黑发丝落在毒岛信长的面前,轻轻摇荡。

    “不···”

    似乎预料到了什么。

    毒岛千冬嘴角颤抖着,但哪怕是拉得手腕发红,也没能从绯村一心手中挣脱出去。

    “咔嚓!”

    “爸爸!!!”

    就这样的。

    就在毒岛千冬的面前那重新变得年轻的毒岛老爷子,直接将自己儿子的脖颈扭断,不再让他感受穿心之痛。

    “放心,信长···毒岛家,终有一日,会因为今天的决定而名满天下的。”

    抬手轻轻拍了拍毒岛信长的脑袋脸颊,毒岛老爷子将穿心而过的长刀拔出,抱了他一下,然后放下了他的尸体扭断了脖子,基本已经可以断定死亡。

    倒不如说被直接贯心而过,原本就已经等同于死了。

    “千冬,放心,虽然信长已经死了,但我知道你最在乎的是什么,一夏他还完好无损地躺在仓库里面。”

    毒岛老爷子走出两步来。

    踏在和室门口,于电闪雷鸣当中,光亮微微映照出了他的脸颊,那和毒岛信长如出一辙甚至更加充满一种阴沉帅气的脸上,此刻还有着一滴眼泪缓缓流下。

    但语气,相当冷漠。

    “为什么、为什么···”

    被绯村一心拉着,毒岛千冬现在望着自己父亲的尸体、望着杀掉自己父亲的爷爷瘫倒在地,此刻嘴里只是重复这么一句。

    “受到的冲击太大了么。”

    毒岛老爷子望着毒岛千冬的样子摇了摇头,那刚才面对毒岛信长的失望同样浮映了起来。

    “虽然天赋是绝无仅有的优秀,但果然在信长那种错误的教育之下,成为了一条只会虚张声势简单乱叫的小狗···算了,将现在这个这样没用的毒岛家,交给你吧。”

    “虽然同样不合格,但你起码比一夏那个废物要好,信长也一直是想要让你继承毒岛家的吧,反正现在的毒岛家也没什么用了,你就随便拿着当玩具吧。”

    毒岛老爷子语气完全不在意。

    就像是这个曾经他所领导的,现在也在各行各业特别是剑道领域相当有名望的毒岛家是一块钱几斤的白菜一样。

    “还有你,绯村一心···嗯,你倒是不错,可惜,可惜了。”

    毒岛老爷子轻轻移过视线从毒岛千冬转到绯村一心的身上,倒是叹了两口气。

    “你,是妖化了么?”

    虽然面前上演了一场父慈子孝的戏码,但这可以说不过是毒岛家的内事,拉着毒岛千冬已经算是他有恻隐之心,绯村一心一边警惕着那六个人影,一边向毒岛老爷子问道。

    之前那次和毒岛信长初见,听他抱怨但没实际听到。

    但看着的,差不多能猜出的···这位毒岛家上任家主,应该是被废了。

    估计也是因为原家主功力全废,加上继任的是个完全抛弃里侧影响力的家主,武斗派也全部被逐出家门,加上明面影响力大增,清算才会在他们面前停下了脚步。

    那么,他是怎么打赢自己的儿子,将他钉在墙上的?

    哪怕不计算毒岛信长是被原本的毒岛家方式培育的,仅就计算毒岛老爷子是个废人,这也是个完全不平衡的对比题。

    再加上那诡异的返老还童。

    能够得出的最大可能性就是妖化。

    由人化为妖。

    这种奇特且稀少的妖怪诞生方式之一,也是面前场面最好的解释。

    “不。”

    但出乎预料的,毒岛老爷子却摇头否认了。

    只是抬起了那几乎斩杀了自己女儿的武士刀来,将剑柄末端的东西呈现到了内庭三人面前。

    粉红色的,奇怪的晶石。

    “?!”

    “只是托那个大人的福,拿回了我曾经的力量而已果然,苟活到现在,自有必须我才能做到的事情存在。”

    毒岛老爷子以那现在本身就足以当偶像派的脸,却带着粉丝对偶像才会有的表情。

    不对。

    关键是。

    那块镶嵌在武士刀底部,还在一个透明的外球体内部不断自旋转着并散发着奇怪波动的粉色晶石···杀生石!

    通过杀生石,拿回了曾经的力量?

    “你···知道‘革正’‘葬式’和‘六花’这几个名字么?”

    本来不过是别家的家庭恩怨,最多就是相关牵扯上恶妖诞生的惨案,但现在···绯村一心手中的木刀,在转瞬间变为了神净。

    刚好被革正团盯上的毒岛千冬、刚好杀生石似乎和革正妖组有关、刚好杀生石现在在他手里就有一块并且恢复了他的实力、刚好革正团和葬式一样似乎都在对人才招兵买马的样子···

    还真是,刚好呢。

    被六个暗影同时猛转头来盯上,但这次绯村一心却没有刚才第一时间甚至是打算离开的考虑。

    “真是让人吃惊呢。”

    毒岛老爷子听到他所说的几个妖组的名字,脸上带上了点惊讶。

    但却只是从一边扯下一件尸体上的衣服擦拭着杀生石武士刀上的血迹,轻轻摇着头。

    “不过不好意思,不能告诉你。”

    “铿锵!!”

    绯村一心消失于原地。

    出现在了毒岛老爷子的面前但他手中那把神净还未放到对方脖子前的,就已经被另一把刀给架住了。

    同时的。

    包括其他同样动身消失在了原地的五人,一共六个戴着各式鬼怪面具的身影就这样团团围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