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她真的是白骨精 > 第177章:小天的煎熬时刻!忍俊不禁!【求订阅月票】

第177章:小天的煎熬时刻!忍俊不禁!【求订阅月票】

 热门推荐:
    林姐儿狐狸眼一瞪,不高兴地道:“你不暖床,那谁去暖床?莫不是让我去?你这小傻瓜哟。”

    “可是我怕啊!”小天瑟瑟发抖的说道。

    林姐儿歪了歪头,不解道:“怕什么?难道罗公子会吃了你?”

    小天怯生生地道:“我长得太丑了!一点不符合他们人族的审美。”

    林姐儿差点气笑,用手刮了刮小天的鼻子:“你倒是有点先见之明,不过你可不能妄自菲薄。像你这样的小牛犊子,这个年龄正是最可爱的时候。到时给他一个惊喜吧!十八岁的时候,他肯定会大吃一惊的。”

    “姐姐都晓得了?”小天昂着头,紧张地问道。

    “姐姐是什么人?就你那点小秘密,难道能瞒得住我?”林姐儿得意洋洋的说道,“格鲁老爷子尽管很小心,然而他们终究是一群粗汉,粗糙的思路,他们的那点小心思,我一眼便看透。可惜他们太笨,笨手笨脚,只晓得让你做公子的侍从,那之后呢?他们有说过什么吗?”

    小天抓了抓脑袋,疑惑地道:“这要说什么呢?爷爷说,让我努力修行,保护好公子便行了呀。”

    林姐儿翻了个漂亮的白眼,能把白眼都翻得这么好看,不愧是玉狐一族的美人:

    “都说牛魔最是粗线条,今日一见,你这爷爷,还真是独一份。”

    小天一时都瞧傻了,喃喃道:“姐姐,你好美啊。那位燕叔叔,他真是好命。”

    “好命吗?那家伙可不这么认为。”林姐儿原本笑靥如花,听得这话,登时神色一黯,“美丽终究会凋零,若是只看脸,那快乐也是短暂的。”

    “小天又说错话了。”小天小嘴一抿,拍了拍脑袋,笑着说道,“姐姐跟公子一样,都是非常好看的人。公子既温柔,又好看,我每天看他,都看不够呢。”

    “咯咯咯~小天,那你喜欢罗公子吗?”林姐儿心情登时又好了不少,忍不住逗小天。

    “这……这……”小天脑袋,忍不住晃了两下,脸上白色的绒毛,这一刻好似都受惊,全部站起。

    “哎哟,小天这是害羞啦?”林姐儿笑得忍不住了,对一旁的梅姨道,“阿梅,你先把东西搬进去,先把热水弄好,一会让小天进去服侍公子沐浴。”

    “好嘞,我这就去办。”梅姨瓮声瓮气的说道,扛着一堆东西,便进了罗东屋子。

    “梅姨,我来帮你。”小天转身就要跑,哪晓得人刚出去,就被林姐儿一把拉住,扯了回来:“小家伙,我可没让你走呢!”

    小天一脸惊惶地道:“姐姐,您又要让我做什么呀?”

    “我问你的话,你还没回答姐姐呢。”林姐儿提醒说道,“你的梅姨不在,不用担心她听见。你若是喜欢罗公子,那就要早点下手,跟他培养感情。须知道一点,罗公子的红粉知己,那都是一等一的美人儿。”

    “小天不敢妄想,跟那些美人比,小天什么都算不上,没有名字,也生的不好看,我只要跟在公子身边就行啦。”小天昂着头,认真地说道。

    “真是个懂事的孩子,可是你太傻了。”林姐儿一把握住小天的手,蹲下身子说道,“白角牛魔,万里挑一,可是女性白角牛魔,更是十万分之一!你将会是未来的大巫,整个牛魔一族的骄傲!你不需要妄自菲薄。至于你所说的相貌,十八岁的觉醒之日,你若是想,便能拥有人类的容貌。”

    “姐姐,原来您都知道了!”小天结结巴巴地道,“爷爷说,让我不要告诉公子,说怕公子避嫌,到时候会赶我走,所以,我一直不敢告诉公子。”

    “不告诉是对的,就让罗公子一直认为你是男娃,不是挺好的吗?”林姐儿笑眯眯地道,“那最后问你一遍,你喜欢罗公子吗?”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救了爷爷与大伯,他是我们家族的一切!小天喜欢公子,只要公子不赶我走,我便愿意一辈子守护他!”小天鼓足勇气地说道,“我不管别人怎么看公子,他从不因为我牛魔的身份,对我冷眼相待,光是这一点,他就是大周最好的人!”

    “所以,你打算为他奉献一切吗?包括你的性命吗?”林姐儿循循善诱地问道,“你可清楚,你的身后是青炎牛魔一族,跟成为大巫相比,这根本是一种损失啊。”

    “即便不成大巫,我也想报答他。”小天斩钉截铁的说道,一双大眼睛,此刻炯炯有神,充满智慧与力量。

    林姐儿露出思索的神色,盯着眼前的白角牛魔。

    她的心中很是感慨,罗东到底何德何能,能够在一群牛魔奴隶中,得到一尊白角牛魔的在意!

    如果给小天一个契机,这尊牛魔身上蕴藏的潜力,成为一名大巫,那是迟早的事。

    这大势,好似都在向这个年轻而俊秀的公子倾斜。

    到底是天意如此?

    还只是一切都是偶然?

    “小天啊,既然你连性命都愿意为公子舍弃,为他洗浴,又有什么不妥呢?”聪慧的林姐儿,嘴角带笑的反问道。

    “哎???”小天登时嘴巴都张大了,骤然反应过来,从头到尾,这是一下落入姐姐的语言陷阱了呀。

    “姐姐,这并不是一件事情呀。”小天低着头,一双小手来回搓动着,显然心情波动的厉害。

    “小丫头,男人是要你自个争取的,像罗公子这样的人,往后会有无数的女人喜欢,你现在还小,既是侍从,更要把握机会!”林姐儿鼓励地说道,“你可知晓?即便是那些郡主,包括大女官,都没有你这运气,能够像你一样,如此近距离陪伴他!天予不取,反受其咎啊!”

    “姐姐~小天明白了。”小天点点头,“有些东西,需要自己去争取,若是静静的等待,机会即便来了,也会溜走。姐姐说得对,我这便去。”

    “小天开窍了呢。”林姐儿捂着嘴笑着道,“若有不懂的,只管来找姐姐。”

    小天脸蛋登时又涨红了,她刚要跑出去两步,突然又扭过头,问道:“姐姐,您都瞧出我是女儿身,公子是不是也瞧出来了?”

    “这个嘛?”林姐儿想了想,“应该是没有发现的,你的一言一行,没有人族女子的姿态,况且他先入为主,一直将你当作跟男子看待,只要他不起疑,基本来说,你便不会暴露。”

    “若是暴露了呢?我有些害怕。”小天内心纠葛地很,“就怕他以为故意瞒着,到时候说我有心机。”

    “你这丫头,罗东不是那种性子的人。他若是问你,你便老实说,做好自个的事。”林姐儿悠悠道,“男人嘛,有时候就喜欢这种意料之外的惊喜!你若是直接告诉他,反而不美。”

    “姐姐,还真是懂男人呢。”小天忍不住称赞道。

    这句话明明是赞美的,可是林姐儿却叹了一口气道:“知道男人又如何呢?就跟知道太多道理,一样过不好一样。”

    小天有些懵懂,并不明白话中的意思,她哪里又知道,林姐儿说得是,他最终选择的良人,却又是让她痛彻心扉的。

    “姐姐,您没事吧?”小天担心的问道。

    “没事,我好得很,罗公子是天下少有的好男人。只可惜好男人太少,势必会有太多女人争抢。小天,你既然选这条路,便要想要办法分一分他的喜爱。”林姐儿环视一圈,压低声音道,“若是你能孕育他的子嗣,你的未来,必将在牛魔一族,获取无上荣光。”

    “您难道看到未来了吗?”小天露出惊讶的神色。

    “嘿嘿,姐姐骗你这小丫头的。”瞧着小天一本正经,差点就信了的样子,忍不住调笑道,“原来小天,还真的想怀宝宝呢。”

    “哎呀~~~姐姐,我要挖个地洞钻进去,您这般取笑我。”小天终于反应过来,跺了跺脚,扭身便跑。

    林姐儿目送小天远去,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望着罗东屋子的门缓缓关上,她自言自语地道:“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这么做吗?”

    ........

    罗东盘腿端坐,他没有去听外面林姐儿的谈话,虽说他只要想听,便能听得清楚,但他不是那种喜欢听墙根的人。

    没过一会,传来银铃般的笑声。

    很是开心呢。

    这种别样的生气,让罗东感到没来由的舒心。

    门开了,梅姨在准备洗浴物品,罗东也没有阻拦,随即起身,转而去了内室。

    他住的屋子,左右两间厢房,中间是厅堂,在后面,还有一个内室,更加隐秘一些。

    内室桌子上,放着一个用棉絮营造的一个大窝。

    窝上面,置放着一个金色的大蛋,稳稳地,周围流转着淡金色的光晕。

    也就一夜不见,这颗蛋好似变得越发的好看了。

    整体的颜色,金亮金亮的,奇怪的是蛋壳的表面,似乎多出一些奇异的符文,罗东绕着走了一圈,不知为何,竟感到一分亲切。

    他刚要伸手,腰间微微一震。

    罗东低头一瞧,原来是紫金葫芦,此刻化作土黄色,好似有些不高兴。

    “我刚回来,总得沐浴一番,葫芦的事,我已安排申十郎去采买,稍安勿躁,这般猴急作甚?”罗东毫不客气的说道,“你跟青锋那家伙,倒是一模一样,他只要得些银钱,便急不可耐的去烟花之地送温暖。只是你这葫芦,又能做啥?”

    紫金葫芦晃动数下,转而停歇,想必答复比较满意,也懒得跟罗东计较。

    罗东收回目光,抬起手,往金蛋上一放。

    登时一股吸力传来,金蛋大口吞噬罗东的法力。

    大概过去一炷香功夫,金蛋便不再吸取,金蛋中的生命源质波动,很明显转淡。

    “今日的法力吸取量,乃是昨日的两倍。”罗东沉吟一阵,心中有了计量,转过身出了内室。

    刚到前厅,发现门关上,一侧门窗的帘子都拉好。

    一侧厢房的浴桶,此刻水汽缭绕。

    梅姨不见人影,唯有小天双手来回捏着白色毛巾,肩膀上还搭着一个大毛巾,怯生生地道:“公子,我给你洗背。”

    罗东笑了笑,见他这般拘谨,摆摆手道:“我还没有那么矫情,洗个澡,不需要人伺候,你出去耍吧!”

    一边说,罗东一边顺手褪去外衫,等他转过身,却见小牛犊子还定在原地,竟是鼓着腮帮子,一双大眼睛,竟然红了,好似要掉眼泪。

    “让你出去玩,你还一副委屈的模样,又是为啥?还是哪个不开眼的东西,欺负你这小牛了!”罗东哈哈一笑,顺势走过去,抬手在小天脑袋上揉了揉。

    “公子是嫌弃小天笨手笨脚吗?”小天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方才在厅堂,给自个打气,那都打了半晌,这倒好,还没有开始发挥,直接就被公子往外赶,那心里叫一个冰凉彻底。

    “你小小年纪,胡思乱想个什么劲?让你出去玩都不去?”罗东将头发打散,一脸疑惑,这年纪的娃娃都是野疯的呀,“你真不出去?”

    “我要帮你洗!”小天鼓着腮帮子,咬着牙,明明慌的不行,可是嘴巴却不怂。

    罗东侧目,余光瞥见小天一副要哭的模样,只怕林姐儿说了小天什么吧?

    “算了,你要给我擦背,那就擦吧!”罗东索性开始脱衣服,也懒得废话。

    “我来帮公子解衣。”小天赶忙走过来,脑海中满是林姐儿说得那些话。

    罗东回过神,他自个已褪去上身衣衫,疑惑地问道:“小天啊,你今天怎么怪怪的?扭扭捏捏的?”

    “我没有,我没有!我帮您脱裤子吧!”小天快吓哭了。

    罗东摆摆手,说道:“你脱更麻烦。”

    他顺手褪去衣衫,直接走进浴桶。

    小天一下子望见一个壮硕男子,一闪而过,她傻傻的僵在当场,刚才看到什么东西了?!

    她的嘴角不受控制的颤抖,甚至有些害怕,她刚才一定看见了啥?

    尽管一晃而过!

    “你愣着做什么?”罗东喊了一声,转而又道,“小天啊,这木桶足够大,要不一起洗吧!”

    “哎?????”小天昂着头,这会是彻底傻了。

    林姐姐呀,您可把我害苦了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