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三国之我的祖父是曹操 > 第178章 大局为重

第178章 大局为重

 热门推荐:
    曹洪为何要强攻抢攻邺城?

    不正是因为他担心曹秀一到,抢了破邺城,擒袁绍的大功?

    事实上,袁谭投降之事,谁也瞒不住,不止邺城内的袁绍知道,曹洪也是知道。

    所以当曹丕给曹洪强攻抢攻邺城的命令时,曹洪就反应了过来,绝不能再让曹秀在此次北征之中建功,不然以曹丕而今在丞相府的声望,决计无法与之相抗。

    所以曹洪先一步佯攻了一次邺城,以大败诱敌,接着再度强攻,再度佯装败退,引袁绍大军追击,从而破了袁绍的骑兵,占据外城。

    说起来,曹洪有勇有谋,倒不失为一员虎将。

    可惜的是,他占据了外城,却无法用同样的计谋攻破内城,他需要曹秀的相助。

    但在不能让曹秀再建功的前提下,他需要曹秀的相助,实际上也就是需要曹秀当他的垫脚石,让曹秀来吸引袁绍的大部分军力,而后他来主导破城之战,从而夺得北征头功。

    另外,曹秀在官渡一战中让袁绍吃尽了苦头,甚至将堂堂四世三公的袁绍耍得团团转,袁绍对曹秀的恨意,已然勿需多言。

    再加上袁谭投降曹秀,亲儿子都投降了曹秀,这对袁绍而言,可谓比杀了他还要更为惨重的羞辱。

    所以一旦曹秀攻城,以袁绍的妒恨之心,必定不会让曹秀好过。

    说不定他与曹秀死战,甚至还能与曹秀同归于尽。

    这是曹洪此时最想看到的画面,借袁绍之手杀了曹秀,而他,曹丕则可以坐享北征全功,何乐而不为?

    张辽只是曹洪的一颗棋子,一颗用以将曹秀推进火坑的棋子。

    只不过他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甚至不知道曹丕与曹秀的争斗已经达到了如此地步。

    所以他才显得格外的震惊与难以置信。

    “可少公子,如今曹洪将军率领的大军尽在南门外城,若少公子不攻西门,岂非置曹洪将军麾下兵马于死地?若是如此,丞相得知......”

    张辽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曹秀不攻城。

    可曹秀不攻城,对于曹秀而言就当真是好事么?

    也不见得。

    首先他的任务就是荡平河北,生擒袁绍,甚至杀了袁绍,彻底为曹操解决这个心腹大患。

    所以邺城他必须要攻,而且必须要破。

    其次,他虽与曹丕不和,可曹洪手下的士卒无辜,他们乃是曹操的士兵,曹秀若是见死不救,其实不尊曹操将令?置自己的士兵于不顾?

    最后,曹洪占据了南门外城,已然对袁绍产生一定威胁,正是曹军破城的大好时机,一旦错过,天知道袁绍能坚守到什么时候。

    当初他能围公孙瓒十年之久,而今他自己当然也能坚守邺城十年。

    一旦如此,曹操荡平河北的计划何时才能成功?当真要等十年?

    只怕曹操等不了这么久。

    综上所述,曹秀此时可谓进退两难。

    进,则掉入了曹洪的彀中,成为他的棋子,一颗注定要被牺牲的棋子。

    退,则错失良机,见死不救,置友军生死于不顾,注定背负骂名。

    曹洪这一计,可谓直击曹秀要害,根本没有给他任何挣扎反抗的余地,无论曹秀作何计划,作何举动,最终都会被曹洪所利用。

    狠!

    真狠!

    饶是许攸也不由为曹洪的智谋感到震骇。

    平时看上去鲁莽粗俗的曹洪,没想到在关键时刻竟然还有这种计谋,着实叫人心惊。

    “不是他想出来的。”

    曹秀望着邺城方向的天空,脸色已然平静如水。

    一旁的张辽没有说话,此时他也明白了过来,曹洪这是在将曹秀往死里逼,他并非曹家嫡系,这时候似乎没有他说话的份儿。

    只不过听到曹秀的话,他却还是有些好奇。

    此计若不是曹洪想出来,那还能是谁?而且他是亲眼看到曹洪一而再的攻城,并无人指点。

    倒是许攸笑着道:“也是,以曹洪的智略,想必也想不出如此精妙的布局。”

    “应当是许都传信。”

    许都。

    一个始终左右着天下大局的地方。

    其中的任何人,任何事,都很有可能影响着天下局势的走向。

    藏龙卧虎,鱼龙混杂,当真可怕。

    “少公子,文远并非曹氏嫡系,有句话.......”

    他也犹豫了起来,毕竟他始终姓张,而不姓曹。

    曹秀没有回身,只一脸平静的眺望着夜空,那时星光闪烁的夜空,像是一块晶莹的荧幕挂在漆黑的夜。

    “文远将军但讲无妨。”

    “无论曹洪将军此计乃是何人所为,亦无论此战对于曹军而言胜败几何,而今我军与袁军相据城池内外,终有一战。”

    “所以文远请少公子以大局为重,莫要辜负了丞相期望。”

    张辽虽然感恩,这并不代表他就站在了曹秀这边。

    他始终记得一件事,那就是他的主公是曹操,而不是曹秀。

    曹秀虽然给了他机会,他也铭记于心,可当此关系曹军全军成败之事,他首先看重的,乃是曹军的利益得失,而非曹秀。

    在这一点上,曹秀是很佩服他的。

    在这样一个混乱的年代,谁都想建立一番功业,谁都想青史留名,流传千古。

    无论是自立为王,还是投靠他人,关键时刻的利益得失总归以自己为先。

    比如刘备,曹操,孙策等人。

    再比如就在眼前的许攸。

    可张辽不一样,他有着自己的理想,也有着自己的原则,尽管他从曹秀处得到过不少机会,受过曹秀的恩惠,可这并不能成为他放弃曹洪,而投曹秀的原因。

    换句话说,他并没有将自己的得失利益摆在首位,而是将整个曹氏集团的利益得失摆在了首位。

    这样的人,在这样的世道当中,可谓难得一见。

    曹秀闻声回头,微微仰望着这个比自己高出半截的威猛大将,心中一时感到惭愧。

    自己身为后来者,本该拥有更为广阔的眼界,更为成熟和完善的思维,更为纯净和美好的理想,更为妥帖且利人的行为。

    可惜比起张辽,此时的自己更像是一个玩弄阴谋诡计的小人。

    真正以身作则,视天下安危为己任的,居然是一个在历史长河中并没有那么耀眼的张辽。